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2-13
作者:阳光下的游戏
字数:49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

  于飞在房里等了好一会儿,估计那边应该已经开始了,他正想溜过去,突然
房门开了,温雅款款地走了进来。她这时已经换上了睡裙,丝质的面料随着走动
如波轻曳,散发出动人的风情。

  「阿姨?你……你怎么过来了?」于飞吓了一跳。

  温雅面无表情,走到他面前站定,盯着他说道:「你这小子,居然这么大胆,
第一次来我们家就撺掇真真给你搞真人秀!」

  「那个……阿姨,不是的……我……」于飞心里七上八下,说话也结巴了。

  「说,你到底打什么主意?」温雅质问道。

  于飞看着她捉摸不定的眼神,鼓起勇气说道:「阿姨,我没有别的意思,就
是想让真真能够痛快地活,我不想她因为我而不能做自己,所以才……」

  温雅凝视着他,好半天才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于飞也跟着大大
地松了口气。

  「既然你是为了真真,阿姨也不好说你什么,不过,你也不要太惯着她,男
人怕老婆日子可不太好过呀!」

  「只要真真开心我就高兴。再说真真也不是那种霸道不讲理的女孩,我相信
她会对我好的。」

  「你呀,还真是有点与众不同!」温雅带着赞赏的笑容说道。

  「嘿嘿,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于飞这时也贫起嘴来。

  「好吧,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说什么了,你随意吧。」温雅说着坐了下来,
又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书翻了起来。

  于飞惊异地看着她,心里大急。

  「阿姨,你不过去?」

  温雅眼睛看着书,头也不抬地说道:「我为什么要过去?」

  「这个……」

  「怎么?你还想看我的真人秀?」温雅平静地问道。

  于飞被她问得满脸通红,连忙否认。

  过了一会儿,温雅又问道:「听说你妈妈长得很漂亮,是吗?」

  「还行吧。」于飞答道。

  温雅抬头瞟了他一眼,说道:「我听说不少男孩子会对妈妈有幻想,你呢?」

  「啊?」于飞愣了一下,赶紧说道:「我没有了。」

  「是嘛!」

  于飞心里奇怪,试探着问道:「阿姨,你这样问是什么意思啊?」

  「哦,没什么意思,好奇问问罢了。」温雅淡淡地说道。

  「好奇?」于飞越发糊涂了。

  「是啊。」温雅放下书,笑了一下说道:「我看你好像对乱伦一点也不排斥,
你妈妈长得又漂亮,所以猜想你是不是也跟真真一样,有这种情结。」

  于飞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被我猜中了?」温雅含笑看着他。

  于飞回过神来,连忙说道:「不是的,阿姨,我没有这种想法,你不要误会!」

  「哦,是这样啊?那真是抱歉误会你了!」温雅歉意地笑道。

  看着她的笑容里隐隐带着一丝失落,于飞忍不住问道:「阿姨,你……好像
很失望?」

  「呵呵,没有了。」温雅否认着,她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在这里是不是打
扰你了?」

  「没有没有。」

  温雅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笑道:「我去客厅看会儿电视,你自己随意吧。」

  说完起身走了。

  于飞看着她摇曳生姿的背影,琢磨着她说的话,突然有点心慌,他不知道温
雅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怔住了。过了一会儿,从客厅传来电视的声音,他走到
门口瞧了瞧,客厅里电视屏幕闪烁,而对面的房间里灯光大亮,窗户半开半掩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没有关上。

  想到对面房间里现在应该发生的事情,于飞决定什么也不管了,他轻手轻脚
地摸了过去,蹲到窗户下面,然后压抑住紧张的心情,慢慢地探出头去朝里张望。

  只见明亮的灯光之下,两父女一丝不挂的在床上纠缠,雪白的身体在灯光下
耀眼生花,他们正像一对情侣那样热吻着,纠缠着。

  「这就是真真最爱的乱伦么?」于飞看着眼前的情景,不觉有些激动。

  父女两人吻得很动情,发出「唔唔」的声音,他们都没有发觉于飞此刻就蹲
在外面看着他们。孟飞扬一边吻着女儿,一边在她身上温柔的抚摩,孟唯真两条
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身子软软地摊在床上,一副似要被融化的模样。两个人都
没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好像仅仅这样就已经满足了似的。

  「这么久了还在调情啊!」于飞有些意外。他直起了身体,想看得更仔细些,
却不小心碰到了窗户,发出一声轻响。响声惊动了床上的两人,一起向这边看来,
他连忙一缩头,躲了下去,一颗心「砰砰」直跳,尴尬极了。

  「咳,我躲什么呀,正大光明地看就是了!」他突然醒悟过来,暗骂自己没
用。他正想伸出头去,就听见屋里传出一声如泣如诉的娇吟,分明是孟唯真销魂
的声音。他瞬间热血上冲,猛地站了起来,就见孟飞扬压在孟唯真身上,屁股一
起一落地拱动着。

  「我靠,开始了!」于飞攥紧了拳头,情不自禁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嗯……哦……」孟唯真喘息着,一声声全都钻进于飞的耳中。他突然想到:
「他们现在才开始,不会是一直在等我吧?」他顿时懊丧若失,就因为胆小躲了
那么一下,竟然错过了真真被插入的瞬间,那一定是非常美妙的时刻!他的脑海
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幅画面——一根黝黑粗壮的鸡巴破开了娇嫩紧凑的阴道,
然后一点点逐渐深入,最后全根没入,连阴部被撑满的那种饱涨感都历历在目。

  恍惚之中,于飞感到自己硬了。

  「真真,这样舒服吗?」屋里传来孟飞扬的声音。

  「嗯,舒服。」孟唯真腻声回应着。

  于飞不敢再分神,忙集中注意力看过去。只见孟飞扬缓缓抽送着,一进一出
之间轻柔无比,像生怕弄疼了女儿似的。「这么温柔,真真能舒服吗?」于飞感
到怀疑,他很想看看孟唯真的表情,但她的脸却被遮住了,只能通过呻吟声来猜
测她的感受。「好像不是很有激情嘛!」于飞暗暗地想。

  这样的节奏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孟飞扬依然不急不躁,孟唯真的娇喘依然
舒畅但缺少激情,于飞都有些着急了。他低头看了看凸起的裤裆,恨不得冲进去
取代孟飞扬,给自己心爱的女孩来几下痛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他精神的感
染,突然之间孟飞扬加速了,清脆而密集的「啪啪」声随之传来,孟唯真的呻吟
声也变了。

  「啊……哦……」孟唯真的身子开始前后耸动,胸前两团雪白的乳房欢快地
荡漾起来,「唔,好深……」她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

  于飞精神一振,只见孟唯真双腿大开,腰也微微地拱了起来,看样子是要更
深入彻底地迎接来自父亲的宠爱。「这样子真真应该很爽了吧!」于飞觉得欣慰,
但转念想到她此刻正被另一个男人肆意侵略,又有些高兴不起来。

  「她应该知道我在外面的吧?为什么不转过头来看看我呢?」他正想着,就
见孟飞扬速度更快了,腰部挥舞如飞,奋力地冲刺,孟唯真也被刺激得扬起了头,
喉间发出一连串的娇啼。「会来高潮吗?」他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这时孟飞扬
的呼吸也粗重起来,于飞开始有点担心。果然,孟飞扬又狠狠地捅了几下,然后
使劲望前一顶,下身死死地贴在孟唯真胯间,不动了。

  「这就射了?」于飞失望极了,「真真还没高潮呢!」

  孟飞扬还顶着女儿的身子,屁股缓缓地磨动着,看样子是想把残余的精液全
射进去。孟唯真咻咻气喘着,似乎是在体味最后的余韵。孟飞扬慢慢直起了身体,
从女儿体内退了出去,孟唯真「啊」的轻唤一声,于飞隐隐听出了一丝不舍,看
着她依然分开双腿似乎期待的样子,不由得大感怜惜。

  「咦,怎么还硬着?」于飞一眼瞥见了孟飞扬的鸡巴,居然还没有软下去,
他正在奇怪,突然心念一闪,差点叫了出来,「他没带套!」看着那根滑溜溜的
鸡巴,他的心瞬间提紧,真真亲口跟他说过,孟飞扬每次都是戴套的!

  「是忘了吗?不会这么巧就怀孕吧?」想到真真有可能会怀上自己亲爹的孩
子,于飞茫然了。

  孟飞扬转身在床头摸索着,回过身来时手里多了一件东西。于飞惊异地看着
他低头鼓捣着,「避孕套?这……这是什么意思?」他眼看着孟飞扬带上了套套,
重新爬上了孟唯真的身子,一挺腰,又回到了女儿的体内。

  「难道刚才根本就没射?」于飞张大了口,「搞什么啊,哪儿有这样玩的?」

  他顿感悲愤交加,原本已经凸起的裤裆也塌下去了。

  房间里又传出暧昧的靡音,孟唯真销魂的娇喘让他心情平复了些,「好吧,
只要真真爽就好了,希望她这次可以高潮!」他这样安慰自己。突然,他很想冲
进去问问孟唯真,她在男友的眼前和父亲乱伦,到底会不会比平时更爽一些?可
惜这个问题暂时只有埋在心里了。

  战况已经进入白热化,「啪啪」的肉体拍击声更加清脆响亮,孟飞扬这时把
孟唯真的双腿举了起来,扛到自己肩上,屁股大开大合地前后挺耸,畅快淋漓地
冲击着女儿那娇嫩的阴户,全无刚开始那种疼惜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于飞好像听见有滋水的声音传来,他抹了抹脸,酸酸地想:「要不要这么拼啊,
那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孟唯真一副被蹂躏的模样,雪白的娇躯剧烈耸动,不用问也知道她被冲击得
有多厉害。她的叫声更加甜腻入骨,明显带着不可抑止的浪意,于飞听着听着不
觉又硬了。他很想掏出来撸一把,但终究是有点不好意思,只有强忍着。

  很快,孟飞扬体力有些不支了,速度慢了下来,「真真,爸有点累了,你到
上面来吧。」他呼呼气喘着说。孟唯真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孟飞扬就一个翻身
躺到了床上。孟唯真撑起身子,眼睛有意无意朝窗口一瞥,和于飞眼神相接的瞬
间又立刻漂移开去。

  于飞一见她羞涩躲闪的神情,瞬间全身热血上涌,「真真看见我了,她在害
臊!」他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哪知又撞上了窗户,发出声响。这次孟唯真没有
反应,孟飞扬却看了过来。于飞也不管了,就这样站着,孟飞扬倒是有些尴尬地
收回了目光,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孟唯真低着头,于飞隐约看见她脸蛋红红的,像是娇羞不已。她爬到父亲身
旁,很腼腆地抬起一条腿来,跨坐到了他的身上。就在那一分腿的瞬间,于飞突
觉镜头放大了,仿佛看见一抹潮湿在眼前一闪而过,可惜镜头太快,没来得及看
个清楚。他感到裤裆里顶的生疼,忍不住闷哼一声。

  他弯着腰,集中全部精神看着床上,只见孟唯真抬起屁股,将股缝对准了那
根迎天挺立的鸡巴,缓缓地坐了下去。「嗯……」她发出难耐的呻吟。于飞睁大
眼睛,看着她身子不住下沉,心跳顿时像打鼓一样「砰砰」乱响。

  「噢……」孟唯真娇啼一声,终于坐到底了,于飞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她体内
现在是多么的充实!看着眼前的娇娃,纤腰与粉臀勾画出完美的弧度,他咽了口
唾沫,暗暗赞叹着:「真真的屁股真好看!」

  在他的视线之下,纤腰缓缓扭了起来,带动着浑圆的屁股前后耸动,虽然看
上去速度并不快,但于飞知道,她此刻是用尽了全力的。只见她充满弹性的臀肉
收紧又放松,然后再收紧,再放松,分明是贪婪地夹着体内那根鸡巴,一点也不
留情,孟飞扬则躺着呻吟不止。

  「真真,你好淫荡哦!」于飞自言自语着,觉得裤裆都快爆开了。

  「这样的真真你喜欢吗?」耳边突然传来温雅的声音。

  于飞吓了一跳,忙转头看去,只见温雅就站在自己身旁,一双美目注视着他。

  「阿姨……你怎么过来了?」他尴尬地问道,一时都忘了把手从裤裆上挪开。

  温雅瞟了一眼他的裤裆,笑了笑,然后转头冲着屋里说道:「你看,真真的
脖子红了。」

  于飞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果然发现真真的脖子潮红一片,温雅接着说道:
「真真很动情的时候脖子就会发红,她应该快高潮了。」

  话音刚落,就见孟唯真突然加快了扭动的速度,嘴里还不住发出低吟。温雅
又在于飞耳边说道:「你再看看真真的爸爸,他是怎么做的?」于飞看了看孟飞
扬,却茫然不觉有异。「你没发现吗?他全身都绷着劲呢,特别是腰和屁股。」

  温雅耐心地解释道:「每个女人都有特别敏感的地方,而真真是在阴蒂和阴
道里面比较深的位置,像她爸爸这样使劲朝前顶着,虽然看着是没动,但可以方
便真真摩擦阴蒂,同时又可以碰到里面比较深的敏感部位,这就是经验。」

  于飞不可置信地看看温雅,又看看屋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未来的丈母娘
会像这样详细清楚地给他传授性经验!

  温雅看着他微笑道:「懂了吗?做爱可不是全凭蛮力的,要学会观察,找准
时机,用恰当的方式,才能事半功倍。」

  于飞连连点头,他又仔细地观察孟飞扬,发现他果然是在如温雅所说的那样
做。而孟唯真在他身上飞快地挺动,细细看去,两个人相接的部位紧紧贴在一起,
一点空隙都不留,显然是在拼命地摩擦着阴蒂。

  「爸……爸……你好棒……哦……我……不行了……」孟唯真忍不住叫了出
来,跟着就见她猛地挺直了腰,把屁股死死地夹紧,然后身子抖了几抖之后,又
顿然软摊了下去。

  「真真……高潮了!」于飞看着她伏在父亲身上,觉得自己整个人也一下子
空了。

  温雅又凑了过来,轻声说道:「知道吗,做爱时说些挑逗的话也可以刺激真
真的。」

  于飞愣了一下,跟着就明白过来这是温雅又在教他经验。他琢磨了一下,若
有所思地点点头。

  「好了,你自己随意,我再去看会儿电视。」温雅说完笑着离开了。

  于飞被这个未来丈母娘搞得有点犯晕,而这时屋里的两父女又开始新一轮的
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