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2-13
作者:一江云
字数:34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欲望的开始

  日常生活中我是个极其随性的人,这种随遇而安不求上进的的态度让我比常
人更活的更轻松一些,尤其是对待人和事的心境比其他人多了一分坦然少了些许
纠结,比如说我和妈妈若即若离的奇妙关系。

  80后90后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接受性文化的人,也就是众所周知的日本
岛国文化。从新千年过来的男人很少有不知道苍老师和小泽武藤等女优的,我也
是在那时候开始知道一些男女之间奇奇怪怪的事。

  上初一的时候有一次朋友拿着一本图文并茂的书偷偷让我看,翻来才知道里
面原来是一页页满是裸体女人的写真,成年女性特有的生殖器让我这个第一次接
触色情杂志的孩子愣住了,当时的情形自然历历在目。

  匆匆翻了几页还给朋友的我,第一次心不在焉的度过一个星期。浑圆爆满的
乳房毛发旺盛的阴毛还有那两片水淋淋的粉色肉瓣从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从此学
业下降的一发不可收拾。

  之后的日子也就变得起起伏伏起来,我前面说了我是一个随性的人,既然由
于特殊原因导致学业退步那就干脆接受这种东西好了,当时的我认为什么东西都
有腻烦的那一天,这种色情杂志迟早回成为我的回忆,到时候学习依旧会好起来。

  可惜我低估了性这种与生俱来无师自通的神圣事业,整个初中我都疯狂迷恋
着和性有关的方方面面,甚至我还专门偷偷研究了素女经和金瓶梅,当时的我以
至于把里面的七十二式三十六类啪啪方式背了下来,更别说从刚开始的色情书籍
转变成为色情视频,某种淫秽的种子深深埋在了我的心底。

  熟女,萝莉,丝袜SM,乱伦…各种各样的岛国文化涌入我的大脑,整个人
在那时都魔怔了。

  说起来其实也挺可笑的,青春期的我别说男女性爱,连自慰我都不会,每次
挺着一柱擎天的下半身自己不但怕的要死还怕别人看见,我觉得和女生第一次来
月经是一个道理,人嘛总是恐惧未知的东西和新鲜事物。

  事情到后来出现了转机,也算是改变了我以后的人生吧,那天我清晰记得是
星期五。由于第二天是礼拜天所以我也没早睡,看电视看到十一点多了还是有点
不困,碍于妈妈晚睡失眠所以我只好关灯睡觉。

  睡下了其实也睡不着,半大小子么精力旺盛的很,特别是和伙计约好第二天
去玩火线,心里还是比较激动的毕竟穿越火线这款游戏是多年以前爆红的游戏,
所以一边努力让自己睡一边想到时去哪个网吧玩。

  睡了半晌突然模模糊糊间我听到耳边有人说话,说句题外话我家那会儿还没
住进楼房,我还没和爸妈分房睡所以平时是睡炕上的,所以但凡身边有个响动我
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本来没睡踏实的我半睡半醒也没当回事,「儿子睡了没?」这是我妈的声音。
「睡了,睡了,放心吧老婆」这是我爸的声音,说完就是一阵翻被子的推搡声。

  好奇的我一瞬间意识全清醒了,但我没动装作睡熟的样子,还专门打了几声
呼噜表示我睡着了您二位该干嘛干嘛。

  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我悄悄侧了个身扭了扭头试图看清楚他们干啥,爸爸撩
开被子直接爬到妈妈身上又掐有又,嘴还在妈妈胸口拱来拱去,由于没开灯我也
看不清老爸干啥,到是听到吧唧嘴的声音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也没三级片里所谓的亲嘴之类的前戏,摸索了半天老爸好像是找不见避孕套
就把灯开了,白炽灯不像现在的节能灯那么不晃眼。

  开灯那一刻我还以为他们发现我了大气都没敢出,紧张的赶紧把眼死死闭上
聆听动静。估计爸妈当时也实在没留意我,半天带上避孕套的老爸开始和妈妈进
入正事。

  男人粗重的喘气声夹杂着女人闷哼的鼻音让我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同时缓缓睁
开眼。北方人的火炕很大的,因此背对着我的俩人放心的贴在一块,睁开眼的那
一刻我的心比刚才跳的还快。

  爸爸的鸡巴并不大但也不小,比不上欧美人但比日本人强多了,套着避孕套
的鸡巴在妈的逼里进进出出节奏还不慢。

  「噗嗤」「噗嗤」的声音此起彼伏,我清楚的看到妈妈的阴部不时带出一缕
水渍,湿漉漉的阴毛混乱的裹在一起,连被单上都沾了不少。

  从我的视线出发正好能看见我妈的上半身,有点发紫的乳头不时让老爸嘬一
下在灯光下水亮水亮的,整个胸部鼓鼓的奶头更是顶了起来,配合着妈妈那微微
发红半眯着的面容让我发狂。

  原来这就是性交啊,百闻不如一见古人诚不欺我,视频和书籍说的在天花乱
坠都没现实来的刺激。

  爸爸两手放在妈妈枕头两侧,腰间不时重重顶一下,妈妈配合着啊啊嗯嗯叫
几声,怕吵醒我故意压抑的声音真让人听了面红耳赤。

  没有那么多花样的性交姿势,更没什么老树盘根观音坐莲,最传统的男上女
下在老爸几声急促的喉间怒吼中一切归于平静。

  拔出来的那一瞬我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努力的睁大眼睛,死死盯住爸妈腰间的
结合部,如同拔木塞一样轻轻一声噗的响声,爸爸的鸡巴软软的滑出阴户,妈妈
那像殷桃小嘴般红彤彤的阴户就那么袒露在我面前。

  那也是我第一次意识里有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那个水淋淋的半张半合的
肉洞爸爸能插我为什么不能插,迟早有一天我也要趴在妈妈身上狠狠做一次,不,
不止一次,我要带给妈妈前所未有的快乐,天天日我的好妈妈。

  完事的爸爸把避孕套打了一个节包到卫生纸里面,顺便把妈妈脱下来的蓝色
内裤擦了擦妈妈的阴部,然后团起来扔到角落,关灯,睡觉,不久熟悉的呼噜声
打了起来。

  终于可以转个身的我差点叫了起来,一是由于刚才一直保持这个睡姿血液不
流通身体僵硬的难受。另一方面就是内裤里湿漉漉的和尿了一样,那种感觉是我
十几年少年生涯所没经历过的。

  晚上的见闻让我整个脑袋犹如乱麻,我也知道正因为爸爸妈妈做了那种事才
有了我,可岛国文化里的乱伦亲眼目睹后的冲动让我难以启齿,联想到晚上下的
决定才念初中的我真是凌乱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别说打游戏了我连门都没出,等爸爸妈妈上班以后,我把角
落里妈妈的内裤捡了起来。摊开里面依旧湿黏黏的,蓝白相间的内裤中央皱巴巴
的有些发黄。喉间一阵咕噜声,我把妈妈的内裤紧紧的捂在脸上,香,真香,尤
其是我用舌头用力把内裤中间舔了一遍又一遍,女人下体的汗液阴道流出来的分
泌物,夹杂着昨天和爸爸啪啪留下的爱液尿液交织在一起,那种味道直到现在都
让我难以忘怀,体内就出来的东西都这么香,那妈妈的阴道不是更香?

  腥味和骚味刺激着我的鼻腔和味蕾,最后我还把整个内裤含在嘴里把含着妈
妈体液的内裤狠狠吸了一通。

  这是我第一次用女人的内衣打飞机,脑海中一会我变成爸爸趴在妈妈身上努
力耕耘,一会变成AV里面的男人舔弄女人下半身,只是主角换成了我和妈妈。
一阵快感袭来我拿着妈妈蓝色的内裤使劲摩擦自己的龟头,一股股少年精狠狠打
在内裤上完成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

  把内裤塞回原地的我忘了爸爸昨天是带着避孕套的,因此晚上妈妈回来所发
生的事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爸爸加班去了,幼儿园上班的妈妈五点就下班了,回来做好饭洗衣服的妈妈
拿出了昨天晚上丢在角落的内裤。吃完饭看电视的我不小心回头看见一旁不洗衣
服的妈妈,静静看着展开的内裤上的白色液体一动不动。

  完了,这是我的第一想法,爸爸一天不在家况且也不可能拿着妈妈的内裤自
慰,那么剩下的肯定不是外人只能是我这个娇生惯养的独生子。

  妈妈愣住了,思维也彻底停顿了,这话该怎么说,又从何说起一时间除了电
视里的声音我战战兢兢等待发落。

  妈妈个子不高,所以当初第一眼就看中了爸爸一米八的大个子,长发披肩文
文弱弱就是妈妈给人的第一印象,性格开朗平时很少发火,就算受了委屈一般也
不和人说,加上妈妈上过大学整个人看上去妥妥一枚知性美女,顺便说一句妈妈
可是她们大学历史系的系花,长相没说的。

  可就是这么一个一米六的小个子发起火来连我爸都甘拜下风,更别说我了。
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最安逸也是最揪心最考验人的,因此挨了妈妈一个巴掌的我自
然的放下心来。

  原以为接下来就是挨骂了,结果打完我就后悔的妈妈使劲把我搂在怀里,泪
水直接落了下来,一时间我蒙住了。

  下意识的回手搂住妈妈的我突然心底产生一股对自己的厌恶感,生我养我的
母亲我居然这样对她,岂不是禽兽不如。

  把头埋在妈妈胸口的我也没萌发什么罪恶年头,娘俩儿抱头痛哭半天,对于
内裤的事妈妈只字未提,这一桩事算是暂且揭过。

  只是未料到这才是这件事的开始,而后果也是我彻底没能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