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 发表于 2013-07-15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原创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36 芊蓉部分)



作者:观众
2013年/7月/15日发表于SIS001
首发网站:龍壇書網  SIS001  18P2P

***********************************
  36写完,不过还是觉得描写的不合心意,翻了翻以前写完的部分……似乎芊
蓉应该已经很听话了才对,感觉因为之前些欣恬的部分,造成了些记忆上的问题,
心态把握不太好了,慢慢修改吧。目前把26—35的部分也已经在之前发的那个整
理合集中和在一起了,地址贴在下面,有没看过前文的人可以去看。不过因为合
集时间太长,没法编辑标题说明了……不知道谁能帮忙一下。

1——35合集地址(点击进入):


  想要用几种不同的角度描写几个女性角色,不知道让陈彼得参与整个过程的
设计能否顺利。希望大家多提意见,看看这么写感觉如何?
***********************************

                                  36

  芊蓉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快要崩溃的神经,在摄像机的镜头下,缓缓的,按照
他们的要求,将自己纤细的指尖按在了那条细细的丝带上,轻轻拉开。

  粉色透明的内裤从当红女VJ的腰间滑落,薄薄得材质,让芊蓉都来不及伸手
去抓,就脱落在她白皙大腿根部的下面,露出了那片黝黑修剪过的黑色耻毛,那
道如肉馒头一样贲起紧致的细细肉缝。

  一阵冰凉的凉意袭遍芊蓉全身,她看到那些人举起一个摄像机对准自己脸部。
「笑啊!笑出来一点!骚一点!」热门节目主持人对她做着手势,口型。可她实
在笑不出来。

  这时候,那里是笑的时候啊!!!她心内有一个声音喊道。

  下体的凉意,让她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自己高中时第一次和男生做爱的情景—
—那是一个相约好的下午,为了防止被父母发现,她准备了无数谎言,最后在旅
馆房间中,两人却因为谁先脱下衣服去洗澡而无比尴尬。

  芊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想到那一天,那一刻。这明明是两种完全不同
的感觉,第一次的疼痛,和之后的让人迷醉,再也无法相比的感觉。而现在这里,
这些家伙却用合同和录影带逼迫自己……呜呜……

  可怜的当红女VJ嗡翕着娇小的鼻子,只觉自己的身子都在颤抖。在另一部摄
像机的镜头下,芊蓉依然挂在一半处的粉色透明内裤,淡淡的剪过的耻毛,还有
那像两个小馒头一样的肥美阴阜下的粉红缝隙正被做着特写。

  几个男人在导演的要求下向后退开,给这个罗衫轻褪,露出自己年轻芬芳的
娇躯,充满青春气息的丰满乳房,还有美丽的阴阜的当红女VJ一个空间。

  镜头下,芊蓉的乳房丰胰美白,两粒红红的蓓蕾就似两颗可爱的樱桃一样点
缀在一片奶油似的雪乳上,虽然没有完全翘起,却已然十分迷人,乳晕不大不小
显得一片殷红。水蛇般的细腰,迷人而纤细,和上下的丰韵对比起来,构成了一
副完美葫芦形的曲线,美臀丰翘。特别是她那一双修长的玉腿,在摄像师趴在地
上,从下向上拍摄之后,十只肉肉的涂着银色指甲油的趾尖,粉白相间。玉足的
曲线,顺着她长长的脚踝没有一丝起伏的向上延去,真是应了那句一柱擎天的比
喻。

  在摄像机前,她那一双纤细修长的玉腿长度,似乎长了一倍不止。圆润光滑
的细腻肌肤都仿佛可以滴出水来,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完美的都让人感叹上天
的造物真是胜过任何人为的手术!

  「真是不错啊!Janis !」

  「你的身材真是比那些嫩模还好呢!」

  围观的男人们摸着下巴,对当红女VJ的身材做着品评。可怜的芊蓉在哀羞中,
挤不出一丝笑容,只觉自己就像传说中在橱窗里脱去衣服的脱衣舞娘一样。

  她茫然的看着这些男人,看到了倪导在后面露出的不满意的脸孔,还有不认
识的裘董的那张满是横肉的脸面。

  「行了,别把腿并那么紧,不觉得累吗?还不快把你的屄露出来!」似乎是
今早吃了炸药的导演依旧是满脸不爽,大声的对早就乖乖听话的女VJ一阵咆哮。

  可怜的当红女VJ不敢违背,只能在这样的镜头下,羞耻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黝黑修剪整齐的耻毛下,一抹细细粉嫩的肉缝更加清楚的显露出来,虽然已经被
不知道多少鸡巴插入过了,却依旧好像处女的小穴一样紧闭,显着鲜艳的粉色。
引得周围的几个男人伸长脖子,似乎就要把脑袋立即扎过去,尝尝这位电视机里
的青春玉女的蜜液的味道一样!

  但是,摄像机后面的导演却再次一摔剧本,「搞什么?连点水都没有!」直
接从椅子上起来,一脸凶相的走到芊蓉面前,粗鲁的都不似是在对个姑娘,一把
抓住芊蓉一条玉腿,就将她的一条左腿抬了起来。

  「哇哇!」来不及反应的当红女VJ一声尖叫,光洁的小腹显出一抹扭痕,身
子几乎跌倒在后面的沙发上。导演伸出粗大的手指,就像根满是凸起的棍子一样,
插进了她还干涩的小穴里面。

  「不要!好痛!彼得!!!」苍徨的芊蓉叫起男友的名字,只觉自己的小穴
里一阵巨痛。镜头下,粉嫩的花瓣被男人粗黑的手指插进,男人的手指在粉红的
粘膜间扣挖,将那本来小不容指的小嘴,红黏的肉膜,扩张到了极限,用力的猛
捣。

  「呜呜……」直让芊蓉忍不住一阵呻吟,颦紧眉头,咬紧了嘴唇。没有一点
湿润的蜜穴,在男人的手指乱捣下,那种疼痛简直是无法形容的。直让芊蓉几乎
觉得自己的小穴都被男人扣破,挖出血来。一双修长的的玉腿,被抬起的左脚趾
尖都和小腿的曲线绷成了一个弧度。按在沙发背上的一双柔夷,颀长的指尖,都
抓紧了沙发的塑料,绷紧的,陷在了沙发里面,手指关节都显得发白了!

  「呜呜……呜呜……」

  眼看着芊蓉就这么近乎赤裸的被倪导玩弄,刚刚被叫到名字的男人反而害怕
的几乎不敢去看。作为一个从小生长在书香世家,就算不是说锦衣玉食,也是没
受过什么磨难,甚至为了逃避兵役,在上大学时还特地去美国读过书的男人,这
时的陈彼得真是把自己那种没有男子气概,胆小怕事的本性完全暴露出来了。

  他怕那些凶神恶煞又像上次一样,把火气撒到自己身上,不仅在边上看着,
不敢去管。还在心里一个劲的念道,喊什么啊!不久被男人的手指碰了碰吗……
又不是真的干了你……

  「干!你在干什么?看没看过剧本!你是个外表清纯,内里淫荡无比的色女
啊!每晚没男人睡不着觉的!当着这么多男人脱衣服,下面却连点水都没有!搞
什么啊?」大脾气的导演一阵猛力扣挖之后,把自己的手指举到芊蓉面前,粗长
的手指上一片干涩,几乎没有什么汁液。

  他凶狠的向芊蓉吼着,可怜平时不管是电视台里的同人,公司里的同时,不
管是在什么地方都被人众星捧月围绕爱护的才女,此时只觉自己的小穴就像被根
狼牙棒挖钻了一样的疼痛,红红的粘膜都肿胀的微微翻起,却不敢去说,只能用
那微若蚊吟的声音,黏黏糊糊的从她的小嘴中念道:「对不起,倪导,对不起…
…呜……」

  「对不起就完了!干!你知道这拍摄一次要花多少钱?布景,道具!你以为
陶公子是白来的?」导演一把放开芊蓉的美腿,可怜的当红女VJ立即再次惊呼一
声,几乎已经完全赤裸的娇躯摔在了塑料沙发上。

  她下身疼痛,本能的用着纤纤玉指按着自己的小穴,夹紧了双腿。短秀的青
丝挂满了白皙的面颊,遮住了她那双大而动人的双眸。

  「老刘!你!你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人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可是面对芊
蓉这可怜娇弱的身影,这位导演却没有一点恋爱。他继续咆哮得说着,一转身,
又向叶正顺一阵怒吼。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再加上又指望倪誉帮自己还清剩下的高利贷的经
纪人不敢说别的,只能赔着笑说道:「抱歉,抱歉,都是我平时太惯Janis 了!
Janis ,别躺着了,没看到倪导生气了吗?赶紧的,弄些水出来吧。」

  一声话语,说的时候还是笑呵呵,但听在芊蓉耳中,却让她浑身一颤,就似
一记晴天霹雳在耳边响起!她秋水般的双瞳猛的睁开,就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以前
那么信赖,现在背叛了自己,把自己卖给了这些恶魔的男人,居然会这么无耻的
说出这种要求似的,看向叶正顺。

  她长长的睫毛弯弯颤动,美丽的大眼睛都是因为刚才倪导的扣挖,布满了微
红,却还是那么美丽。

  可怜的当红女VJ看着叶正顺,这个男人也是一样瞧着她,不仅是瞧着,还乐
呵呵的拿出了几根烟来,一面递给倪导他们,一面又给自己点上一根。拿手比划
着,别愣着了,Janis ,赶紧的吧。

  芊蓉被他的无耻,他可以这样微笑着让自己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情震惊了!明
明,明明几天之前他还对自己这么好,好像自己的亲哥哥一样,为什么现在却会
变成这样?

  压仰的哀羞,气愤、愤怒,让芊蓉的白皙娇弱的身躯微微颤抖,樱桃般的两
粒乳尖在肥嫩的双乳上都轻轻微颤。

  「怎么?要不我找人帮帮你?」叶正顺继续笑眯眯的看着芊蓉,心里也有那
么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看着自己一直以来都用心照顾的Janis 变成这些人的玩物,
拍这种片子,本性并不算坏,在这行当里甚至算是一向名声极好的他,从心里来
说,也并不是太愿意。

  但俗话说的好,别人死好过我自己死。谁叫自己炒股票失败,欠了那么多债
呢?

  他心里念着,手上做着手势。眼看着芊蓉依然愣愣的,没有动作,倪导直接
和后面的助理一说:「干!叫他们进来!」

  一声话语,助理赶紧离开了摄影间,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就看到两个高大的
身影和他一起回来了。却是乔治和丹尼这两个让副芊蓉怕得要死的恶魔!

  「嘿!Janis ,宝贝!想我了吗?」高大的黑人手里拿着东西,看到芊蓉后
就像一个大猩猩一样抬起双臂,露出一片白牙。

  「HI,宝贝!再来大干个一千回合怎么样?你是我干过的最好的东方姑娘了!」
皮肤白的就像暮光主角一样的白人,也是挺起自己的腰胯,做出一阵干女人的动
作。

  「不!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被吓坏了的电视机前的玉女一阵惊呼,在看到
这两个大猩猩后,只觉自己的双腿都在打颤,小腹子宫里都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攥
着自己的内脏一样。就似乎那天被他们狠狠干了的菊穴,现在都是又一阵无法形
容的炙热!

  「你不是说他们已经走了吗?」她颤抖的问向叶正顺,身子都控制不住的微
微战粟着,说话的声音都不稳了。

  「还用说吗?」倪导没好脾气的抽了一口烟,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本来
我不想再雇他们了,可是又怕你演技不行。万一真不行的话,玩SM,捆绑虐待,
这两个大猩猩到是一把好手。本来就想留个备用,到没想到还真让我担心对了!」

  「不!我可以的!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他们别再碰我!」眼中都已经下
落下泪水的当红女VJ尖叫着,求着导演。一双纤细的小手都赶紧伸到了裙子下面,
真因为这恐惧害怕都不顾自己形象的,开始自慰起来。

  裙底吸,两只白色的柔荑被短裙阻挡,在裙子下面一阵抽动。胖大的导演冷
冷的看着芊蓉的动作,看着她近乎赤裸的身子,被拉起的吊带背心下,一对丰盈
的玉乳微微颤动,乳尖轻弹。被短裙盖住的双腿缝隙间,似乎有着无穷幽秘等人
探索的一片玉白。一双纤长双腿,就像两根白白的象牙一样,又柔又滑又白又嫩,
那种在慌乱中自己自慰的样子。

  「你们两个先继续!」他喉部微微咕噜了一下,回头对两个鬼佬念道一声。
似乎也被修理过,长了教训的白人和黑人虽然从进屋开始目光就没离开过芊蓉的
身子,却还是放下手里的家伙,开始搭起什么东西。

  「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们几个,帮Janis 一下,让她看好自己是怎么做的。」
然后,又用夹着香烟的大手向旁边一指,另外几个道具、摄影,赶紧走了过来—
—本来负责做各种假体液的女道具则把调好的那些东西往边上的垃圾桶里一倒,
熟门熟路的去到了门外。

  几个男人就像几座大山一样走到芊蓉身前,「不,我自己可以!!!」在当
红女VJ的一阵尖叫中,三下五除二的除掉了她身上的衣裙,让这个电视机里的当
红玉女再次完全赤裸的袒陈在了他们面前。

  几人中,三好和乔尼一边一个,各自扳起芊蓉的一条修长玉腿,将它们向上
弯曲着,直让芊蓉的两片白裸裸好像剥了壳的熟鸡蛋一样的屁股蛋变为向上翘起,
那好似小肉馒头一样的阴阜肉缝,直接裸露到了空中,夹在大腿根部因为基本找
不到阳光而显得特别皙白,近乎透明的水嫩肌肤之间的耻缝,完全暴露在了芊蓉
眼前,变为了她都能看到的角度仰敞着。

  「不要……好难受……」芊蓉发出一声哀啼,眼看着自己的小穴,红红的肉
缝,被这些人弄成这样羞人的姿势,大角度仰起的双脚几乎伸过了自己的头顶,
就算平时练习瑜伽,保养身材,这么一下也是非常难受的啊!

  可怜的当红女VJ小脸羞红,她想反抗,却又怕倪导真让乔治和丹尼在强奸自
己……她哀啼着望向倪誉,叶正顺,「我,我可以自己来的,不要这个样子……」
声音依旧是那么黏黏腻腻,就似乎那根羽毛在人的耳朵中转悠一样,就好像小嘴
里含着什么浆糊一样又嗲又酥。

  「废话,你自己不来还让我找人给你弄吗?这是让你看好你自己的骚穴是什
么样子,以后也长点见识!」倪导大吼的说着,后面的裘董也伸长了脖子,走了
过来,准备看这位当红玉女怎么脱的光光的在一堆男人面前表演自慰。

  芊蓉十分哀哭得靠在沙发背上,赤裸的胴体,因为本来就有些混血的缘故,
再加上镁光灯的照射,显得特别雪白,粉嫩玉雕,几乎都不像是人类肌肤的白色,
泛着一层白亮的亮光。她没有办法,一双美丽的眼瞳已然被泪水浸得通红,「快
点,还有,别老哭丧着脸!笑一点!得显出你特别喜欢自慰一样!」在倪导的呵
斥下,虽然满心不愿,却还是只能再次伸出自己的小手,继续当众表演起自慰。

  本来,在几天前的话,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她望着自己的小穴,红红的缝隙,肉膜的红泽,她还是第一次亲前看到这个
曾经带给自己无比快乐的地方的样子——可是,现在的这里,却只能带给她无法
想象的哀羞、耻辱。

  她将两截象牙白的手臂伸向双腿之间,因为一双修长的玉腿被三好他们扳成
了鞋跟向上,两只玉足都压过了肩膀两侧的缘故,不得不这么双腿大张的,夹着
自己的双乳,直让两个丰腴的美乳被自己的手臂夹的凸起,好似两团鼓胀的面包
一样,显出着似乎违背物理法则的坚挺。

  芊蓉将两根手指,分成V 形,分开了自己的阴唇。粉嫩的大阴唇外侧,那因
为自己不方便而没有修剪的阴毛,将大阴唇围城了一圈,第一次让芊蓉这么清楚
的看到它们的浓密,竟然顺着肉缝的两侧,一直延伸到了粉嫩的菊纹附近。一根
根黝黑的毛发和洁白的肌肤,粉嫩的小阴唇对比起来,是那么清楚,明显。

  「都说阴毛浓密的女人性欲也旺盛。彼得,芊蓉性欲上是不是很旺盛啊?」
闲着无聊的经纪人似乎还不嫌芊蓉觉得羞耻一样,又拿这个私房话的问题向陈彼
得问起。

  胆小的男人不敢否认,只是顺着话的说道:「是啊!芊蓉的性欲很旺盛呢…
…我……我每晚都得好几次才能让她满足……」

  陈彼得!你还有男人的样子行不行!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啊!!!

  被逼迫必须露出笑魇的当红女VJ的心内,身子,都在哆嗦着,狠狠的瞪着自
己的男友。本来十分英俊,现在却怎么看怎么觉得猥琐的男人,用肩膀夹着脖子,
都不敢去看她。

  「快点!别愣着!赶紧!」然后,又在倪导继续的怒吼中,只能继续动起自
己的手指。

  主啊!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帮助我!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啊!可怜的当红女
VJ心内哀啼,却不得不让这些人看着的,让自己的手指在那粉嫩的缝隙间动起。

  被两只纤长的玉指分开的肉膜,显得肉红红的粉嫩,当自己的指尖碰触上面
后,那阵尝过无数边的感觉立即袭遍全身,让芊蓉的身子都是微微一颤!

  「赶紧的,自己把皮弄开,弄弄你的阴蒂!」在倪誉继续做出的指导声中,
可怜的当红女VJ没有办法,本想闭上眼睛,「睁开!自己好好看着!」却连闭上
眼睛都不行的。只能睁着自己一双微红的双眸,看着自己的指尖分开自己那粒肉
芽上的包膜。

  粉嫩肉红的肉芽,在涂着亮色指甲油的指尖之下,显得是那么微小。她轻轻
用手指揉弄,只一下,「唔……」那电击一下的酥麻,立即就让她想要并紧双腿。
可是她的双腿却被三好和乔尼他们紧紧抓着,根本合并不了!

  唔……

  女人只能在无奈之中,忍着那种自己曾经尝过无数次的感觉,那种躁动,咬
住自己粉嫩的芳唇,动着自己的手指。她轻轻挤压着自己的阴蒂,嫩红的肉芽,
很快就因为指尖的摩擦而充血,微微立起。

  「看样子,Janis 平时一定经常自慰吧?」暂时无事的陶正道一面欣赏着眼
前刺激的一幕,一面吐着云雾,优哉游哉的问着芊蓉。

  第一刻,芊蓉没想回答这羞耻的问题。但是后面,「Janis ,陶公子在问你
话呢,你平时是不是经常自慰啊?」叶正顺这个无耻小人也加入之后……

  「不是的……」芊蓉的眼角噙着泪水,忍着自己给自己身体的刺激,一面继
续揉着那粒红红的肉芽,一面黏黏糊糊的念道。

  「彼得,怎么样?Janis 在家是不是经常自慰啊?」无耻的经纪人拉过了芊
蓉的男友,对他问出。

  胆小的陈彼得望着自己的女友,看着她就这么赤裸的被按在沙发上,在几个
男人的目视下,揉着自己发红的阴蒂,用手指分开了自己的蜜穴,让里面那一绕
一绕的肉摺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显出一片嫩嫩的肉红。

  「是的……Janis 经常自慰的。」他自己都有些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的念着。
在说出这些话语的同时,自己都恨着自己怎么这么懦弱,就算不是为了芊蓉,至
少他也是个男人,也应该有点男子的骨气啊!

  一刹,芊蓉几乎快气晕了过去!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个窝囊的男人就是自己的
男友,自己曾经那么爱他……

  「哈,那一定是你老喂不饱Janis ,她才会老是自慰的吧?」戴着方框眼镜
的热门节目主持日继续吐着云雾,笑着问出。

  「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男人,哪怕是真怎么不好这一口的,在被人
说起自己和女人如何如何时,也没有几个会不夸耀自己的性能力。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被陶正道取笑的陈彼得就算心里害怕这些凶神恶煞,可是在这一刻,还是窝
囊的,给自己找着辙,为本来没有的事编着谎的说道:「实际是……是Janis 最
喜欢一边自慰,一边给我看……她说……她总是说被人看着自慰时很过瘾……就
……就好像自己真被人干一样……」

  「什么?不会吧?」热门节目主持人真是完全不相信自己耳朵的乖张的大叫
一声,瞧向芊蓉。

  「你胡说什么啊!」本来就在不断刺激自己阴蒂的芊蓉听到陈彼得的话,几
乎都快哭了出来。可是偏偏,她还不敢停下动作。两腿间的蜜缝上端,那粒小小
的肉芽在手指的揉捏下,越来越见鼓热。一双修长粉白的玉腿,也越来越是忍不
住想要夹紧。却只能被三好和乔尼压着她的双腿,让她的润滑皙白的臀部高高抬
起,往上扭曲着,让她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私处的一切,连鞋子里那十只肉肉呼呼,
涂着银亮色指甲油的趾尖都掘曲起来。

  呜呜……芊蓉带着哭腔的说道:「陈彼得,你不要瞎说。我什么时候这样说
过……」

  「怎么没有,你没给我跳过脱衣舞吗?」懦弱的男子壮着单胆子,就似乎担
心别人有多在意自己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一样,赶紧向倪誉、陶正道,还有叶正顺
他们说道:「真的!Janis 平时很喜欢让人看着她自慰的!她还喜欢给我表演脱
衣舞!玩角色扮演!」

  「你、你……」听着陈彼得把自己这些私生活全都告诉给了这些男人,可怜
的当红女VJ真是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被泪水浸红的双眸一片碎星花瓣,哀怜动人的瞧着陈彼得。结果,又因为
生气,手指的动作停了一下,「赶紧的!怎么,要他们立即帮你吗?」又被倪导
一句喝骂。

  可怜的芊蓉没有办法,只能一边说着,「没有,我没有过……」一面继续揉
着自己的阴蒂,还同时将自己另一只分开小穴的玉手的手指,送到了自己的蜜穴
里面。

  长长的玉指,指尖颀长,涂着闪亮效果的美甲在本是小不容指的蜜穴里来回
进出。一折折粉红的花瓣,夹裹着芊蓉的指尖,让她的身子都控制不住的微微哆
嗦,大腿本部的雪白嫩肌都绷紧起来……唔唔……大大的奶子上,两粒樱桃般的
蓓蕾都完全立起,自殷红的乳晕中凸出。直让几个男人的下面都感觉发硬。

  可是,似乎是因为那份哀羞,那份愤怒,虽然揉了半天,芊蓉的小穴里却依
然十分干燥,只是分泌出不多的蜜液。她越是努力揉搓自己的阴蒂,想给自己快
乐,越是努力的动着,指尖在那肉红的粘膜上来回进出,一下下翻开着那因为揉
捏多时,已经红润充血的花瓣,就越发不能如心意一样,流出水来。

  终于,看她们聊了这么久的导演再次发声,「真是没用!那个那谁,你马子
半天也弄不好,你去帮帮她,给她舔舔!」他大手一挥,指向陈彼得。

  缩着脖子的男人脸上变色,虽然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但在别人面前弄
自己的女友,还是给别人铺路,真是怎么想怎么觉得就好像在自己给自己戴绿帽
子一样。可是,他又不敢不做。

  而芊蓉也是小脸变色,虽然自己身子的每寸肌肤都曾被对方摸过,两人也曾
一起用各种羞人的姿势享受过,但现在,在心里真的恨着这个没用的男人的她,
真是一点也不愿他碰自己。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她生怕陈彼得会立即碰自己一样,赶紧更加卖力
的动自己的小手。颀长的指尖不断在红色的小穴间翻进。红色的小穴,就像一个
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一样,干燥的,一次次吞没着她细细的指尖。一只不成,甚至
是两只一起伸进去,在里面翻钻,扣挖。

  唔唔……女人的双腿受不住的想要并紧,灼热和电击一样的快感传过了她每
一寸的神经。但倪导的决定还是依旧,「少说废话,你,快点去舔!舔不出水来,
我就让你舔他们的玩意!」他大手一挥,向那两个鬼佬一指。

  「好唉,好唉!」黑人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立即一阵大叫。

  胆小的男人吞咽了一口口水,再不敢说什么,赶紧把自己的脑袋埋到芊蓉粉
白修长的双腿间。

  「不,不要!!!」可怜的当红女VJ还要阻止,用着一双小手护着自己的私
处,却架不住三好他们一人一只,抓着她细细的胳膊,将芊蓉的双臂一直压到她
身子两侧。弄得她本来就修长纤细的双腿被男人抓着,向上仰开,双臂也是一样,
本来电视机前不知多少年轻男孩作为手淫对象的她,就像一只青蛙一样仰躺在哪
里。

  「不,不要!!!」可怜的芊蓉惊惶无措的摇着缳首,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瞳
中露出着最大的不愿,恐惧,却只能眼看着陈彼得的脑袋一点一点挨近自己的私
处,伸出舌头,这情景,简直比乔治和丹尼再次强奸自己还要可怖。

  「不要!我可以的,不要啊!!!」在那惊叫声中,男人的舌尖,再次舔到
了那粒早已立起的肉芽上。一瞬,当陈彼得湿热的舌尖和自己的阴蒂碰触到一起
后,那和自己手指揉搓完全不一样得快感,立即袭变芊蓉全身。

  「不要……我自己可以的……呜呜……我可以弄出水的……唔唔……」芊蓉
就像正被野兽强奸一样,死命的挣扎着,胸前一对大大的奶子都白光莹莹的,一
阵剧烈的晃动。她裸白的粉背一阵弓起,受不住的死命的蹬着双腿,双手挣扎,
但一个女人的力气又哪里比的过两个男人?再加上陈彼得还一个劲的在下面舔弄。

  「我可以的……不要……不要哪里……唔唔……我行……我行的……」让自
己的身子融化了多少次的舌尖,再次的一下下的舔弄着自己的阴蒂。小小的肉芽,
就似乎快要递出血来一样,被男人的嘴唇含住,再在男人的嘴里,被舌尖从下向
上的挑动,被牙齿轻轻咬住,撕磨。

  「不要……不要……」可怜的芊蓉带着哭腔,婉转莺啼,虽然还是在尽力挣
扎,不愿,但那本来干燥的小穴里面,却不受她思维的控制,很快的泛出水来,
感到湿润。

  「呜呜……」可怜的当红女VJ急促的呼吸着,由于力气过大,都让她那本来
不易瞧清的肋部都在雪白的肌肤下显露出来。白皙的娇躯上,很快,就升出了一
层细腻的汗水。

  因为陈彼得的脑袋挡着,四周的男人们看不清芊蓉小穴的变化,却都看的出
她身子的改变。她娇啼着伸长了雪白的粉颈,单薄的锁骨随着一次次的呼吸向上
浮起。粉嫩的舌尖,在莺啼,哀嘶中,舔过那红嫩湿润的双唇。娇小的瑶鼻,一
下一下,因为呼吸的大力而鼻翼翕张。

  「嘿!看不出你对女人还真有两下子!」叶正顺吐着烟雾,说出这么一声。

  「当然了,对芊蓉的身子我可了解了!」就似乎被特别夸耀一样,不要脸面
的男人舔着笑,抬起头来说出这么一句。然后又似乎生怕被骂一样,赶紧低下脑
袋继续舔弄。

  「陈彼得,你不是男人……不要了……唔唔……」可怜的芊蓉继续莺啼不断,
因为不愿在这些人面前,上演自己男友舔弄自己的好戏,在四只大手的抓持下,
使劲的扭转着自己雪白美好的娇躯。

  陈彼得继续埋首在她的双腿间,嗅着芊蓉蜜穴里自己不知嗅过多少回的,因
为每日都涂抹滋润保养物品,而从小穴中升出发出的芳香。他将嘴唇离开了那粒
肉芽,却不是就这样就放过了芊蓉,而是先用自己的舌头,挑开了那红润的花瓣
两侧。在两片湿润红肿的小阴唇的里侧,一阵挖拨,挑弄。接着,又将自己的舌
尖对着那个粉嫩湿润,都在向外流出透明,仿佛蜂浆一样的蜜水的小穴口处,往
里一探。

  「不要……哇……那里……那里不行!!!!」本来似乎都已经平静下来的
当红女VJ,再次猛的弓起娇躯,因为小穴被男友的舌尖探进,都受不住的在睁开
了双眸之后,又紧接着控制不住的闭上,咬紧了银牙。

  她大腿根部两侧的白肉,白嫩的都似乎透明一样,连肌肤下青色的血管都可
以看清的,在陈彼得把自己的舌尖插进了小穴里面二代同时,不自觉的颤抖着。
本是小不容指的紧致小穴,被热辣湿润的舌尖强硬的捅开。男友的舌尖似乎比手
指还要灵活,却又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反而更是让她欲火难平的,骚过湿润的肉
穴口里的曲折肉壁。

  「不,不行!!!」她激烈的扭动着自己的腰部,水蛇样的纤腰,丰满白嫩
的桃臀,如果不是被那两个男人死死按住,抓着,几乎都可能要扭断一样。芊蓉
只觉陈彼得的舌尖在自己的小穴里,那么该死不死,不能解痒,还不如不伸进的
一阵挖拨的挑弄,舔舐后,这个男人,又把他的整张嘴巴都糊在了自己的小穴口
上。

  「不!!!!」炙热的空气,紧贴着她不断流出水来,都开始自己翕合打开
的蜜穴小嘴,吸吮着里面的蜜液。再加上舌头继续搅动,伸进里面,就好似要把
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全部吸出来一样!

  「不要!……我不要他碰我……唔唔……求你们……哇……哇……」在一众
男人的目视中,电视机里年轻充满青春朝气的当红女VJ,就似个完全丢弃了羞耻
的妓女一样,在陈彼得的嘴下,张开着皙白修长的双腿和双臂,控制不住的伸着
自己秀美的脖颈,探起着自己美丽的上身,饱满的双乳,婉转莺啼。呼吸呻吟之
间,都分不清是真正愿意还是不愿意的,扭动着自己雪白芬芳的娇躯。

  热热的感觉,带着男人的呼吸,在男人的舌尖和嘴巴的挑逗下,似乎一直进
到自己蜜穴的里面。甜甜得汁液,就如淋浆一样不断随着芊蓉阴道的收缩,从她
的小穴里流出,灌满了陈彼得的嘴巴。直让她被男人抓住的小手,十只芊芊玉指
的关节,都因为用力攥紧而发白。一对大大的奶子上的乳尖,都死命的向上挺起。
十只可爱肉呼呼的脚趾,都用力的扣紧,抒张,再又像芭蕾舞演员一样扣紧。

  「不要……我不要这样……唔唔……放开我……我……哇哇……我自己可以
……」她无法忍受的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就似乎想把每一份呼吸的力气都排出一
样的叫着。

  「可以什么?刚才你哪有现在这样?」可是换来的,却是四周那些男人继续
看戏一样的嘲笑。

  「行啊!彼得,继续,看能不能让芊蓉喷出水来!」

  男人的话声,就像更加刺激她欲火的淫药,让芊蓉虽然不愿,但身子里那种
挣扎无法熄灭的火焰,却变得更加旺盛。

  「不要……我不要啊!!!」直让她用更大的声音,含糊不清的挣扎着。美
白的芳颜上都涂上了酡红的色泽,一头青丝粘黏着汗水,粘在白皙的额上,遮住
了她的双眸,让这个世界变得模糊不清。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脱不开三好他
们的大手,还有陈彼得的嘴巴。

  这个胆小的男人,真是说不清是害怕再被那些人揍,还是因为被人看着受到
鼓励一样,不仅是用自己的嘴巴,更是把两只手都伸了过去,在舌头继续在芊蓉
的小穴内来回动换,勾刮着那娇嫩的肉壁,嘴巴继续大力的吸吮着,吹出着热热
的空气。让芊蓉的一双长腿都受不住,抖动的快要抽筋的同时,又将自己两手的
指尖,分开着那两片小小的花瓣,挨着自己的嘴巴,几根手指向上,再次袭向了
那粒红肿布满湿润光泽的肉芽,几根手指,向芊蓉最为敏感的尿道口哪里移去。

  「不!那里绝不可以……哇哇……我……哇……」感到陈彼得目地的芊蓉,
在哭泣一样的莺啼中,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却依旧止不住男友的手指滑向那个
本来脏脏的小穴。

  小小的肉芽,再次被男人的手指黏住,揉搓。那种似乎从小穴深处,泛到全
身的电击一般的快感,让芊蓉的娇躯都想上仰起,努力的向上仰起着自己美白丰
满的双乳,动着自己的双手和双腿,急速的呼吸间,白皙肌肤下的肋骨都尽皆露
出。但是,却又因为自己的身子被人牢牢抓住,挣扎不开分毫。只能继续这么好
像青蛙一样,仰躺着,只要低下头去,就可以清清楚楚瞧到男友是怎么舔弄自己
的小穴,怎么玩弄自己的阴蒂,继续着一切。

  「唔唔……」特别是当他的那些手指,碰触到自己的尿道口后,「主啊!我
不要……我不要……」虽然她一个劲的莺啼,如过了水一样的粘湿汗液布满整个
娇躯,整个身子都和脸蛋一样泛出酡红的色泽,使劲的动着。可是,当陈彼得的
手指碰到她的尿道口,将那根本不容插进的小小穴口分开少许,只是把靠近肉膜
表面几毫米的地方,用手那么一摩擦后。

  「唔唔……」一股似乎就要尿尿的快感就立即袭变芊蓉全身,甚至是比阴蒂
被陈彼得舔弄,自己的小穴被他的舌头插进,还要无法忍受的,「不……停下!
唔唔……停下!……哇……」一股炙热的热流,就在男人的手指挖拨开那处小穴,
舌尖继续在自己的蜜穴里搅动的同时,流遍她的全身。

  那种真是似乎将自己灵魂都快吸出来的炙热中,「哇哇哇哇哇……」就算是
她再怎么不愿,也无法控制的,随着她双腿猛力的绷紧,白皙的指尖和玉豆一般
的趾尖都用力攥紧,绷直,从她的小穴里面,喷涌而出。

  「唔唔……不要……不……」

[ 本帖最后由 小宝贝虫 于 2013-7-17 17:07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