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2-13
作者:超级战
字数:37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1~2

  可能是打从心底就不喜欢阿通这傢伙、亦或杨霈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故而
在无心恋栈之下她只想来个快刀斩乱麻,所以她竟然用一种极为轻蔑的态度望着
窗外说:「没关系,科技时代时间就是金钱,我也常常一边吃午餐一边开会,因
此还是请你开门见山的把事情说出来,要不然我这样跟你面对面枯坐着感觉很奇
怪。」

  不屑的语气可能连儿童都听得出来,但是阿通在略加思索以后却不怒反笑的
应道:「既然杨小姐这么着急,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的直接进入主题,本来我
还担心你刚下班会想放松一下,呵呵……,不过现在看来是我太多虑了,很好,
那就请你先瞧瞧这两张贺卡再说。」

  阿通从猎装内袋取出一个粉绿色信封递了过去,他一面看着广告才女在拆解
封口、一面在臆测和等待几秒钟后会是个什么情景,实际上他最想欣赏的是杨霈
受到震撼时的表情,美女的神色变化一向就是色鬼的最爱,即使不是在床上翻云
覆雨,但娇俏脸蛋上的一颦一笑或任何一个情绪的展示,都能让男人在瞬间勃起、
甚至进而想入非非,这种意淫心理在弱势男性的身上不时可见,但是等目标成为
胯下玩物以后,那个男人马上就会成为强势的征服者,如此奥妙的行为转换其实
就系乎男女双方交媾的深度罢了!锐利的三角眼一直紧盯着美人儿的脸蛋,等待
的一刻就将降临。

  因为杨霈已经放下信封,在看了一下卡片的浮凋图桉以后,她便缓缓用左手
掀开了蝴蝶页,第一瞬间她只皱了皱眉头,原因可能是照片乃撷取自摄录机再翻
拍列印出来,所以解析度与色彩都有些走样,但等她低头凑近一瞧,整个娇躯立
刻发出了强烈的颤栗,并且脸色也刹时一片惨白,她似乎想惊呼出声,但仍在抖
簌的四肢令她什么都做不了,好不容易等心情稍微平息下来,她才赶紧盖住卡片
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
事?……为什么……会有照片出现?」

  毫无疑问杨霈已经被吓到了!瞧着她坐立不安、惶恐惊惧的模样,心中暗笑
的阿通知道第一击果然正中要害,而美人儿此刻徬徨无助的表现更有利于后续步
骤的进行,所以他故意用冰冷且质疑的语气说道:「怎么会有这种照片应该问你
才对,说!吕董就是想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有人会到公司的信箱塞了两、
三次这种信封?并且还附有便条纸问吕董要不要帮你买回版权?事到如今可不容
你再有所隐瞒,若是你不肯据实以告,那么明天我就会把照片及录影带一起送到
警察局正式报桉。」

  当时杨霈就知道曾被那帮色狼录下大锅肏的场面,但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有
人会拿去向吕董勒索?莫非她跟大金牙等人的奸情也早就有人发现?否则东西怎
么会拿到新竹去兜售?难道那群歹徒真的不怕坐牢、或是录影带是落入警察手中
再流到外面?可是无论如何假设好像都有地方兜不拢。

  震惊之馀的她芳心早已大乱,因此在茫然失措的情况下她只能期期艾艾地回
答道:「这是上星期发生的……就是你和吕董来找我的那天晚上,我和未婚夫去
山上看夜景……结果就被照片里的那些人……轮奸了……可是,我也不晓得这件
事为什么会扯上吕董……真的、我真的想不透怎么会变成这样。」

  焦虑的心态溢于言表,这时候职场女强人的姿态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
是标准弱女子的无助与无奈,不过阿通可不打算轻易就饶过她,毕竟让人拍照和
录影杨霈都没在怕,她真正惊恐的可能是没料到东西会外流、以及幕后那只黑手
究竟是谁而已,所以为了要加深她的恐惧,心思歹毒的可恶司机继续压迫道:
「你想不透那吕董要怎么办?对方狮子大开口要价两千万,如果不付他们明天就
要制成光碟拿到全国的夜市去贩卖,到时候就算神仙都救不了你,当然如果你不
在乎因此一炮而红的话,那就当作我俩今天没碰过面,你尽管按照自己的意思去
处理就好。」

  平时比孔雀还高傲的美女瞬间就变成了落汤鸡,敢爱敢恨、敢玩又敢浪的个
性,终于嚐到了苦头,然而这只是刚开始而已,撞墙以后的日子尚不知有多少难
关在等待着她,一想到那种宛如堕入无间地狱的感觉,美人儿就像是个溺水待救
的泳客一般,就算是根没啥浮力的小竹枝飘浮过来也会马上抓在手里,因为那是
想要存活的唯一依靠,所以这会儿她只能螓首低垂小声的问道:「那吕董有没有
什么打算?老实讲二千万我不可能拿得出来,再说那些人或许拿到钱仍旧会持续
作怪,因此我根本不晓得该怎么应付或如何是好。」

  就是要让你有茫然无助和身陷绝境的感受阿通才好遂其所愿,因此这个居心
叵测的司机决定顺势再下一城:「我老闆当然很不爽,要不然怎么会叫我上来找
你?至于他究竟怎么想我也不清楚,虽然他一直很喜欢你,可是在看到这些不明
来路的东西和你跟那么多男人杂交的画面以后,他到底会有何打算我实在无从判
断。」

  现在大金牙是杨霈唯一看得见的一个救生圈,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弃这
个尚有可能得救的机会,但是有救生圈也必须有救生员才行,否则在波涛汹涌的
恶劣局势下,她凭一己之力又怎有办法靠岸?在愈想愈害怕的心理作祟之下,她
明白自己不低头必然不行,不管眼前这个三角眼的男人有多讨厌,她终究还是得
低声下气的说道:「阿通,能不能拜託你回去跟吕董说一下,这时候绝对不能把
我当废弃物似的一脚踢开,要不然……事情一旦爆开,我只有死路一条……我想
你也知道,以我的处境必定渡不了这样的风波。」

  这算是在哀求吗?嘿嘿……,心里正在奸笑的阿通知道猎物已经上钩,但他
可没这么好说话,别说美人儿连个『请』字都没讲,就算杨霈还自愿奉上一点好
处他都不见得会点头,因为社会地位越高的上流美女不好好趁机整治一番根本就
对不起自己,所以他故意皱着眉头应道:「两千万可不是小数目,你想叫吕董莫
名其妙的拿出来可没那么简单,再说,就算他肯先代垫,将来你就还得了吗?再
退一万步而言,谁知道你有多少这种东西被人捏在手里,总不能每次都找我老闆
帮你解决吧?」

  这时服务生把饮料和餐点全部端了上来,但已胃口全无的广告才女只是泫然
欲泣地坐在那儿,等到两个服务生都退开以后,她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哽咽着说:
「没有,除了吕董他们和这批人以外,我只在巴黎让当时的男朋友拍过裸照,其
他便绝无可能,真的!阿通,我并非人尽可夫的女人、也没有烂到那种地步……
我只是青春不想留白而已,所以请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我知道你以前当过刑警,
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何况这个剧本爱怎么写阿通少说也能掌控七成,因此
他继续板着脸孔回答道:「就算我要帮也得先把那群人的身份背景摸清楚,如今
事态已迫在眉睫,我只怕是有心无力爱莫能助,再加上吕董又态度不明,所以我
不敢也不能说要帮助你,这件事你可能得自求多福了。」

  先把猎物抛得远远的,等她急着要投怀送抱时才可以随心所欲的戏耍和玩弄,
干过条子的阿通自然深谙这招的精妙,果然在拒绝时还留下一丝曙光的说词,立
刻让聪明的杨霈眼神一亮的挺直身子说道:「只要你有心事情就一定仍有转圜的
空间,我知道你一定行的对不对?陈大哥,算我求你好不好?请你这次一定要救
我……要不然我真的只有去跳海。」

  已经开始叫大哥、求字也脱口而出,尽管阿通还不满意,但在咖啡厅耗太久
并没什么意义,因此他先啜饮了一口咖啡才又应道:「杨小姐,咱们丑话说在前
面,明天是对方的最后期限,吕董是有打算派我去跟他们约个地方见面,要是能
把价钱杀到三百万以下,那么这件事就能解决,否则我跟老闆可能就会置身事外,
直接把东西交给警方去调查就好。所以该怎么处理还得看你的态度才能决定,这
就是我约你出来见面的目的,明白了吧?」

  一听到要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交给警方杨霈便头皮发麻,因为那等于事情
将公诸于世,所以她心头一紧便连忙加码说道:「吕董肯为我拿出三百万的话,
那明天你可以把条件放宽到五百万成交,剩下的两百万我个人还能拿得出来。」

  很好,连积蓄都肯掏出来大概连赶都赶不走了,所以阿通打铁趁热的使出杀
手?应道:「你先别这么乐观,因为事情不可能如此容易,第一、对方肯不肯谈
判仍是未知数。第二、若是谈判不成我很可能有生命危险,通常歹徒若是露出庐
山真面目,拿不到钱的后果可想而知,所以我还得考虑看看有没有必要去为你抛
头颅、洒热血,毕竟你跟吕董有过深交,他才肯拿出三百万,而我跟你连半套都
没做完就得去玩命帮你解决问题,你觉得这样公平吗?」

  杨霈是何等聪明的女人,阿通既然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清楚,她若是再装迷煳
就不仅是不上道而已、严格说起来简直是在自取灭亡,所以她只静默了几秒钟便
低眼垂眉的回覆道:「我明白了,陈大哥,我人就在这里,你想对我做什么都由
得你,因为我也没其他东西好拿出来给你,不晓得这样行不行?」

  不愧是位现代豪放女,既然愿意认命又懂得委屈求全,因此阿通也不再装神
弄鬼的告诉她说:「行、够痛快!希望你待会儿的表现会比现在更棒,不过还是
先把甜点吃完比较重要,因为今晚咱俩可能得加班加到天亮,所以最好别饿着肚
子办事,来,多吃点,别忘了你回家以前还必须帮我辨认那些人的身份和特徵。」

  看着阿通把一只大明虾挟到自己的碟子里,杨霈晓得这个漫漫长夜她非使出
浑身解数不可,虽然是一对一的交手,可是位居下风者必然得唯命是从,所以她
在开始品嚐蓝莓蛋糕以前只说了一句:「还请陈大哥能够手下留情,千万不要让
我死的太难看。」

  像是一语双关的告白说完以后,接下来便是言不及义的间歇性交谈,不过前
后不到二十分钟他俩便离开了咖啡厅,在要跨进电梯以前阿通这才低声问了一句:
「你要就近还是喜欢到偏远地区?」

              【未完待续】